老清。

想翻身的咸鱼。

ABO设定

3月份就有了的沙雕脑洞

刚刚看到风奉玄老师的文突然发现有点儿像😂很抱歉啊,我这真不是抄袭,真的真的,不要骂我_(:з」∠)_

 





  Q:
     恋人的信息素不好闻是个什么感受。






  A:
     我的omega是个医生,她的信息素像是酒精和碘伏混杂的味道,不过还好啦,不冲,挺让人舒服的。

   我今天要说的是我们的楼上的一对,一个身高直逼两米的衣冠禽兽Alpha(就称他叫J)和一个身高直逼一米八的白切黑Omega(称他N)。

  这是一对神奇的组合,J十分有绅士风度,所以他能包容N的小性子啦恶作剧啦什么的,爱称“小甜心”“小调皮”“宝贝儿”什么的

  呕,真是恶心死我和我女朋友了,两个大老爷们成天唧唧我我缠缠绵绵眉来眼去眉目传情恩恩爱爱打情骂俏如胶似漆腻腻歪歪!

     咳,扯远了。但是!!!我说的可都是重点!你看啊,这么恩爱的两人,晚上竟然不为爱鼓掌!我贴着墙,连个喘气的声音都没听见。我女朋友告诉我可能因为他家墙隔音。但是我眉头一皱:事情没那么简单…

    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我不顾女朋友的阻拦,爬上了他们家的阳台…对,偷窥!透过里面窗帘的缝隙,我隐隐约约看见J把N压在床上!

    我的脸登时红了,手紧攥着栏杆,J可能放出了他的信息素,因为N显然不自在,但是!J突然倒地,一直抽搐,还不停的咳嗽!我被吓坏了!J这是得了什么鲜为人知的病吗?怪不得他们不做爱做的事,原来是因为…

  我跳到我家窗台上,眼眶红了(现在想想真想抽死这个无知的自己),我冲进了卧室,扑向了我可爱的女友。

 
我把事情都告诉了她,不禁涕泗横流,她安慰着我,让我不那么难受。哦,她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隔天清晨,我和我女友就上去做客,“杰先生,你今日有什么不适吗?”她问,“没有啊,一切都好。”

  放屁,他在放屁!

  “别撒谎了,我昨晚都看见你一直咳嗽,还抽搐个不停!”

  我想抽我自己一下。嘴抖说漏了偷窥的事。

  “我说昨晚怎么有一团黑影在阳台。”

  N打着哈哈从卫生间走来,“偷窥可是不好的。”

  “还不是因为很好奇…”握日,我又说漏嘴了。

  “嗯?好奇什么。”

      …不过既然到了如此地步,我觉得还是摊开来说比较好,“J你是不是没有办法满足N啊。”

  正在喝水的Y喷了我一脸,J则被我这直白的发言震惊了,随即他脸色很不好,瞪向了N。N也睁大眼睛瞪着J。

    我和女友都被这变故搞懵了,“你们,原来是情侣感情不好!”

  我得出了课代表的总结。

  “并不…”

  J叹了口气,开始讲起那过去的事情…

  “我们感情挺好的,那天晚上都准备好了,但是一直闻不到他的信息素,我就让他释放信息素,起初他不愿意,后来我强行逼迫他把信息素放出来,那一刹那,我…就倒地抽搐。”

  “我扶起他,收起了自己的信息素,他才稍微好一点,然后他捂住了我的眼,放出了他的信息素,然后我也…突然抽搐起来了。然后我们就在床上又哭又咳嗽…”

  “所以说甜心,我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原来是你们信息素的原因啊。”我无视了J那恶心的骚话,“那你们的信息素是什么味啊?”毕竟他俩的信息素在外人面前很淡,闻不出来啥味。

  J和N相视一笑,放出了各自的信息素。

  “艹!”

 

      握日!我顿时感觉辣椒和胡椒的刺鼻味同时扑面而来,好家伙!这俩的信息素居然是辣椒粉和胡椒面!这感觉就像特种兵训练毒气训练中的催泪瓦斯!我被熏倒了,在地板上抽搐,迷糊中,我看到女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连拖带拽把我带回家。


  呼,真他娘的刺激。我也是走过鬼门关的人了。


  这两人,从某些方面上来说,很了不起。

  后来我女友搞到了两个防毒面具,给他俩在那啥的时候用,真是可怜他们了。

  但是,他俩结合未免是件好事,你想,一个辣椒面味的信息素突然有了胡椒味,不是更惨。


  如果你家亲爱的信息素很难以接受的话,你们房事恐怕就困难了,不过最起码不会被qj。


















评论

杀人机器:等着,回来你就等着被熏晕吧。













  写完后突然发觉,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能互相强制发情来着。

  我好羸弱,心累。

 

评论(1)

热度(20)